笛子【原创】古风故事丨缘灭而花开之《灯约》

竹笛吧 2018-08-14 10:23:11

自有一灯,供于庙堂之上,经年成灵,可化俊美男子。后庙堂破败,造化之下,陆子匀拾之,相之。不慎,滴血于古灯之上,竟签下生死从属之契。自此陆子匀有危,灯须挡其伤。陆子匀甚爱此灯,日日以绸布拭之,灯油不断。亦时常唤其变成男子与自己吟赏风月,把酒共欢。燃灯心向自由,深恶与陆子匀相处,欲诱人杀之,却阻于契约之力,非契约之人无法灭灯,后灯只求一死,屡次激怒陆子匀,终得一日,陆子匀气急之下,失手灭之。


 

传闻说,次日起,陆氏子匀深居房中数月不出,此段时间过后,神情举止一切如常,无人得知,直到陆子匀老死那天。


那天夜里陆传长子于床前 ,长子见父亲形容枯槁,不忍落泪,欲点灯照明,却发现房中唯一的烛台如何也点不亮,陆子匀宽慰长子不必悲伤,手指案头一封书信,命其念出。


“那日失手灯灭,我心如死灰,生生的两端,你我彼此站成了岸,举杯独醉,饮罢飞雪,茫然又一年岁。恍然一梦,或是机缘,我竟见你一生之忆,自祠堂一盏青灯,不知烟火,不忌岁月,孤立于世。百年之香火,几代人之变迁,对往来人寰的不解,你诞演智灵,欲体味人生百态,欲尝尽苦辣甘甜。


然所遇之人非所求之事,我的出现,那滴瓦砾蹭破的血,改变了所有孽缘。桀骜孤高如你,限于契约之苦,伴于我左右。我代你如知己,时常与你把酒谈古今,你转身,一缕冷香远,笑意浅。我怎知你所望明月非是月圆,你所求之解脱正是你俊美之暗影。你所恶并非我陆某,当羁绊变为枷锁,无法选择之命运使你感到窒息。


不必忧虑留我一人于世间,烛台虽灭,然缘已起,纵然花谢依留芬芳,烛荧闪烁之微妙,举杯高歌之怅然,你的身影已然入骨无法磨灭。虽是失手,但能予你自由,我也释然,与你之约已尽,自此生死长绝。”


闻长子念罢,陆子匀喃喃:“灯油不可断,不可断”,便久凝烛台不语,悄然离逝,留下一盏光亮如新却怎么也点不燃的灯。


许是前缘未尽,怕又难还今债

烛火星星,人声杳杳,若风霜未染

与你共一段,参差情义长安

惊落笔,难竹书,恍见灯影忽然


本文由竹笛吧原创

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




一个故事,一曲清音

很高兴在竹笛吧遇见你~

那么,晚安咯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