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古风丨徐徐墨如烟 愿做《画中仙》

竹笛吧 2018-05-13 12:21:16

<序>

世上有一仙山,名长生。山上有一座寺庙,名作长生庙。

传闻,曾有一得道僧人久居此山,飞升之时曾许万民一愿,百姓纷纷携愿而来,愿满而归。
待高僧飞升之后,民感其德,立山座庙,因僧人法号长生,便取其意,是为‘长生’。



光和二十九年,烟花三月,正是外出踏春的好时节。
她携了婢女去观赏那远近闻名的桃花林,桃花满树,一眼望去,只见红粉交错,争相斗艳。风吹落,铺满地馨香,她一时怔忪,被这乱红迷了眼。
待婢女提醒,她才发现刚刚晴空万里的天日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。
雨势渐大,虽然出门前预备了雨伞,可雨水还是慢慢浸润了鞋底。她提了裙摆往来处奔去,寻得一处凉亭,便想稍事休息,
却不曾想有人比她先至



她侧目看去,是一名男子,因背对着她,只得背影。青衫墨发,头上扎一根同色带子,背部挺直,身材修长,虽未见得面目,却觉有无尽飘渺之气。
许是听到声响,他徐徐转过身来,那一时,她只觉有八个字遁入脑海:飘然出尘,风华绝代
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逸的男子,仿若天人般完美的五官,眼神璨如明珠,平和而温柔。如白玉瓷的颊边垂着几缕墨发,水滴沿线划下,在青衫上浸染出远山的颜色。
她这才发现他的衣衫近乎湿透,衣摆下还附着泥泞。不自觉地上前,掏出锦帕递给他,“公子淋了雨,拿去擦一擦吧。”话已出口,看到婢女惊愕的脸色她才觉不妥。
手帕乃女子贴身之物,岂能拿给一个陌生男子?若是被旁人看到,难免会坏了清誉,而且不知这名男子会怎么想自己。心中盼着他明白其中道理,不要接,却又有一丝不舍。她就拿着那方锦帕,举也不是,收也不是。
而男子仿若未觉,抬手接过,对她粲然一笑。



一刹那,天地静寂。满目桃花也不及他眉目间惊艳的颜色。他就像那画中的仙,误入凡尘,不染世俗。
檐上的雨水滴落,她只见他执帕轻轻捻过如玉容颜,不觉悄悄红了脸
方毕,男子拿着锦帕歉然道:“多谢小姐予帕,只是在下乡野之民,污了这锦巾,不知小姐何处人家,待洗净之后,在下定当上府归还。”
语意诚挚,温柔动听。
她连忙摆手,“不过一方锦帕,既已赠与公子,公子收下便是,何必麻烦。”



想到若是他受了,以后岂不是不能再见他一面了,于是又道:“小女子顾府,安平。”
谢长生。”
他解下腰间玉佩,递到她手中,道:“小姐心善德正,此玉虽可益寿辟邪,但于我而言不过一俗物,不若赠与小姐。”虽然直觉告诉他,这块玉最好不要离身。
玉染了他指尖温度,丝丝温热传达心里。玉色灰绿,中间闪现出一抹绚丽的金线,是上好的白云玉。
雨势已住,没等她推脱,他已转身走掉了,翩然的身影没入层层树影间,再寻不到。



自那日回府后,她一直暗中派人打探他的消息,三个月过去,还是杳无音讯,回来的探子都说皇城中没有谢长生此人。
她一遍遍回想当日的情景,桃花林、凉亭,在那出现的人最有可能跟她一样是为赏花而来,那么他极有可能是京城人士。再加上他气度非凡,还拥有极为珍贵的上品白云玉,出身必定显赫。
但是现在找遍了整座皇城都没有听说有哪家公子姓谢,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,一:他确实不是京城人;二:他告知的名字是假。
她宁愿相信前者,因为,她直觉他不会骗他。只是茫茫人海,她该到哪里去找他呢?
她又去了一起避雨的凉亭,抱着侥幸的心理,盼望能再次遇见他



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
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
举目望去,桃花已经凋谢,枯枝上木结斑驳。已是盛夏。
桃花不开了,开得正艳的是池子里的白莲,只是她宁愿一日日守着这早已败了的桃林,也不贪念清幽高洁的莲花,只因那一袭青衫已经深深植入她的心。
孤亭难掩热气,他却迟迟不见踪影。婢女看在眼里,多次劝她放弃,她听在耳中悲凉,却依旧执着。
事情发生在那天下午,如果她早知道再见面会是以这样的方式,她还会执着如此吗?



未完待续

......


本文原创于画古阁

首发表于竹笛吧

如需转载

请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