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原创小说连载 静静的迎春花(一) 作者:王海燕 诵读:祝玉强

漠北劲草 2018-11-10 06:21:07

原创小说连载

静静的迎春花(一)

作者:王海燕    诵读:祝玉强

(原创)


     这是一个一九三三年的早春二月。站在龙桥村的龙山上,放眼望去,对面是静穆庄严的金山。在清晨的层层雾霭下,金山显得更加寂静和墨青。不知名的鸟儿啾啾唧唧地叫着,扑面而来的是清新自然的空气。喜鹊和麻雀在叽叽喳喳地欢唱着,燕子在这个时节还没有回归。一个男人担着一担水沿着蜿蜒曲折的小路,来到一个院落前。此时,透过厚厚的木门一个新生婴儿清脆悦耳的啼哭声传了出来。这个男人三步并作两步地进了院子。门吱呀一声开了,接生婆探出头来,喊了声:“生了个女娃!你可以进来了!”贾忠义高兴得甩下扁担,跑进屋里,他看到媳妇躺在炕上,女娃被包在一块儿红布里,她正张开松软的小嘴吸吮着母亲的奶。会吃奶是婴儿的本能和天性。媳妇许团团强忍着腹部的疼痛,让婴儿吃着自己的奶,体会着一个初为人母的喜悦与骄傲。贾忠义今年已经四十岁了,他终于盼来了他的第一个孩子。他希望这个女娃娃将来活溜溜地像江里的鱼,所以,他就给她取名叫鱼鱼。

    窗外是瓦蓝瓦蓝的天,天空中点缀着几朵像牡丹花形状的白云。院里的杏树静静地立着,它的枝桠光秃秃的,羊和公鸡在院里踱来踱去。在屋里窗台上有两盆静静的迎春花:一盆枝叶茂密,叶片圆润,花瓣鹅黄,每个花枝上有十七八个花冠,每朵花冠上有四片花瓣,均匀对称,煞是好看;另一盆枝叶繁茂,叶片墨绿,花瓣火红,每个花枝上有七八个花冠,每个花冠上都有一朵像睡莲一样的小花,这些小花分别是五瓣一层、七瓣一层、九瓣一层,由里及外地开放着、簇拥着,热闹非凡。万物都在迎接着鱼鱼的到来。

    许团团有一手好针线。尽管鱼鱼是女娃,她依旧给鱼鱼做了一双虎头鞋,她希望鱼鱼将来“安虎眼,走正道”。为了鱼鱼长命好命,她还给鱼鱼做了红褂子和红裤子。褂子上有用碎布头拼出来的十二生肖,它们的模样活灵活现:前面是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,后面是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。在经历了三翻六坐九爬爬之后,鱼鱼能随意地上炕下地了;在经历了三冬三夏之后,鱼鱼有一头黑黑的头发。许团团给鱼鱼把头发扎起来,梳了两个冲天髻。鱼鱼漂亮得就像杨柳青年画里的娃娃。


    光阴似箭。有一天,贾忠义愁眉苦脸,唉声叹气。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“得了五谷想六谷”了,他心想:我这么老了,终该有个儿子吧!看这个光景,我们两口子不会一下子就有了儿子,索性抱养一个吧!他拿定主意,东奔西走,多方打听,得知在村子北面的正营子村里,有一个男娃要往出抱养。他就拿了二斤红糖,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了这家。孩子才出生两天,爹妈正愁家穷养不起。贾忠义把这个男娃放在了箩筐里,一路拎着箩筐就回了家。

    中国人的传统甚至可以说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就是这样:人们活着的时候侵占土地和财富,死后还要继续侵占土地和香火。如果谁家没有儿子,就表示自家祖坟的烟囱不冒烟了,那种场景无比凄凉。而且不知道何方神圣说女孩儿给父母烧坟不管用,用这些旧风俗来压制贬低女性。

    在抱养孩子的过程中,贾忠义没来得及打听男娃父母聪明与否?男娃父母为人处事怎么样?他没考虑过甚至不懂得遗传的因素。所谓遗传说白了就是指人的天性:比如有人生来就心慈手软,而有人生来却心狠手辣;再比如有人生性木纳不善言谈,而有人却口若悬河对别人的心思了如指掌;再比如有人生性嗜赌好色,而有人却生性清静厚重;有人热情似火,有人却冷若冰霜。不过也有人认为这些和遗传都没有关系,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天地自然之气使然:人在出生时如果吸取天地日月山水木植鸟兽之阳气和正气,便会出落得英俊秀美和雍容华贵;而人在出生时如果吸取天地日月山水木植鸟兽之阴气和邪气,人便会出落得丑陋鄙俗和猥琐低贱。

     贾忠义抱养回了这个男孩儿后,全家都很高兴。贾忠义给他取名叫来福,希望他能给全家带来福气。鱼鱼看到这个从天而降的弟弟,不禁伸出小手轻轻地摸摸他的头。弟弟长得黑黑的,像只刚出世的猴子。俗语云: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。有的人天生就善良多情,有的人天生却冷酷无情。贾鱼鱼天生就是一个懂事和充满爱心的孩子。她觉得如果她有一口窝窝头,就该分给弟弟半个。弟弟每天喝小米糊或莜面糊糊。母亲照看来福累了以后,鱼鱼就接着哄来福。


    光阴荏苒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四个年头。又是春天了,龙桥村春寒料峭,冰雪消溶,田野里望去,土地在雪水的滋润下,乏出深棕色来。贾忠义和许团团都已年过半百,体力和劳动力也跟不上了,家境也就分外囧破。来福一天天大了,他已经四岁了。来福属于那种天生好动狂躁的孩子。他每天一睁眼,只要一看到迎春花开出一个小花苞,便一把把花头掐下来;他每天一出院,便弄得鸡飞狗跳,一地鸡毛。来福长得刁钻古怪,贼眉鼠眼,坐没有坐相,站没有站相。他还有个怪癖:他整天哭闹着不睡觉,不让大家在墙上贴年画,非说画中的女人在瞅他,他会一直哭到许团团把墙上的画揭下来,方才睡着。

    四月的一天,贾忠义把院门关好,把刚买回来的一头小黑猪解了绳子,放在院里。老汉先回屋抽口烟解解乏。来福在院里追着大公鸡跑,院里呱呱噪噪的。大公鸡没个安稳地儿,便飞上了院门顶子上。来福看到小猪在门洞里用嘴拱土,便用小手把院门掰开。小黑猪顺顺溜溜从门缝儿里跑出去了。一锅烟后,贾忠义推开房门来到院儿里,他看不到黑猪的踪影,便着急起来,问谁谁说没看见,来福更是摇着头,愣说没看见小黑猪。老贾一看大门开着,便大步流星地去门外找了起来。他顺路走了半里地,迎头就碰到了枝枝妈,她刚锄地回来,她说有一头小黑猪往南渠儿跑去了。老贾立马就向南渠儿追去。

    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了,老贾却还没有回来。鱼鱼和许团团就叫上邻居柳大爷和她们一起往南渠儿走去。老柳边找边喊着老贾的名字,他们刚走到南渠儿的一段土崖头旁,就听到崖头下有人疼痛的呻吟声和小猪吱吱叫的声音。柳老汉连忙探头向下望去,崖头下的老贾也在抬头望着他。老贾连忙向老柳呼救说:“欢欢儿救我上去,我的腿摔断啦!……”老柳连忙回村里找了四五个后生,大家伙儿拎着铁锹,拖着大绳儿,齐心协力地把老贾给救上来了;大伙儿又找来了大夫,给老贾把受伤的右腿接了股;老贾就坐在炕上养伤了。贾鱼鱼每天洗锅做饭喂猪扫院;许团团则每天挑水锄地砍柴放牛;贾来福什么忙也帮不上,只知道每天爬墙上树斗蛐蛐儿。

   在七八月,鱼鱼有时候也带来福到“四亩地”玩儿。草地上都是些不知名的小草和小花:有沙彭、碱草、猫鼬鼬、臭狼毫和苍狼草;还有酒糟花、老来红、头疼花、菟丝花和蝇子花。

    来福抓起一把断肠草,揪了几个叶片正要往嘴里送,就被鱼鱼一把夺了过来:“这个草不能吃,吃下去是要死人的!饿了的话,我们找'马奶奶'吃吧!”有一种植物的果实叫“马奶奶”,该果实形状像翠绿色的葡萄提子。鱼鱼轻轻一咬马奶奶,里面的白色奶状物便流了出来,甜丝儿丝儿的、特别好吃;鱼鱼还带来福去黍子地里摘“美美”吃。“美美”这种东西,是结在黍子杆上拇指长的小绿棒棒,里面有黑白相间的酥酥的芯,味道独特;他们还可以吃醋溜溜,绿里透红,酸酸的,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   对于鱼鱼来说,最妙的去处就是大青河边了:潺潺的流水,水清见底,河底有干净的土黄色细沙和游来游去的褐黄色小泥鳅。鱼鱼用双手一把就能捧起一捧水,水里面还有活奔乱跳的小泥鳅哩!她让来福连水带鱼一起喝进肚子里,据说这样特别清火哩。 

    一转眼时间就是冬天了。有一天, 麻雀在院里跳来跳去地找吃的,枝枝妈上门来了。她一进门,就满脸堆笑地说:“二道沟老俞家听说你家闺女今年七岁啦,你家又是这么个光景。不知你们是否愿意把闺女送到他家给他十岁的儿子做童养媳?愿意的话就给我个话!……”


(欲知后事如何?且听下回分解)

版权所有,翻印必究。如若喜欢,欢迎转载。

王海燕: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卓资县人,教育学硕士。酷爱文学并热爱写作。文学作品有小说《静静的迎春花》。个人公众号《旧城手记》


 朗诵 :  祝玉强,网名:一男,职业:交通警察,秦皇岛市朗诵协会副秘书长,酷爱朗诵。“夏秋之声”微信公众号平台编辑,“乐桦之声”、“漠北劲草”、“现代诗歌传媒新疆总社”和“阅如鸽读书会”主播,敬请关注以上公众号。我愿以发自心底的声音向您传递最真实的情感!

顾问 : 马明奎、王永革、孙义、

熊林 、张 . 阿拉腾、王世金

总编  :  贺永平

市场执行总监 : 吕孟庭 

编辑 : 侯双元、

音效总监 祝玉强

朗诵团队:赵凤仙祝玉强、海纳百川、樊锐 、九天,冰  瑶,、小丫头、我心飞翔、 山鹰、大魏哥、润霖新、幽兰、气若幽兰、纯洁无暇、玫瑰伊人、百合、记忆、瑞芳、夏秋、毛媛等


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


长按二维码关注《漠北劲草》平台,更多美文等着你。欢迎关注点赞并分享。

投稿、合作及交流请添加微信:15648912133

投稿邮箱:15648912133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