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重播:原创单词小说《在拥抱的瞬间失去》

刘一男 2018-06-18 12:06:13

无汉语标注版本:

暮色渐沉,黑暗淡入旷野,列车继续缓缓南下。

在南方城市长沙读大学的欧阳正男,和同样前往长沙工作的职场白领林芷兰,在一个不速之客的骚扰之后感情迅速升级。


请不要以为这是肤浅的reciprocal的各取所需,或是recur在旅行中的低级艳遇——男性贪图一夜风流,女人爱慕劈腿财富。

事实上欧阳正男总感觉这是一个能rein自己的、有底气的女子。性感,只是她的诸多configuration之一,大气,热情也是芷兰身上可贵而令人倾慕的temperament。相比之下,他倒是怕对方会scorn自己,一个来自东北县城又非名牌大学的穿着shabby的普通学生。是的他身上只有一件所谓名牌ESPRIT,据说能给人spirit的服装,这种spirit是否有spur到他尚未可知,但,当芷兰进入了他的心灵territory,他在physiological上的reaction确是让自己吓了一跳。她时而wild的野性之美,让他一度精神wander,她时而的mild的柔情似水,又让他异常impulsive.


两个人的交流开始更加频繁,天南地北相谈甚欢,碰到一些controversial的话题,比如女人到底要不要做家务,比如男人是不是一定要比女人高,欧阳正男都contrive表现出绅士风度,最终让林芷兰在辩论中获胜,并深情凝望对方。是的,剧情正在发生convert,芷兰从高冷,孤傲,变成渐有倾心。正男博学,多才,从非洲continent裂变,到欧洲temple建筑风格,他滔滔不绝,也让芷兰也不断陷入contemplate,他所关注并非conspicuous的世俗热点,而是一些有着人类conscience的文化反思。欧阳正男心知肚明,在女性面前展示才学,是迅速capture芳心的致胜宝典,林芷兰怎能不懂,知识是一个年轻男子唯一的property


虽然林芷兰穿着性感不羁,在生活规律上又非常prudent,九点刚过,她一定要punctual休息了,她拿出酒精和洗涤液,purify着自己的隐形眼镜,她似乎有着过人的retention,将杂物dispose整齐,准备入睡。最后,她将一个薄薄的cape披在身前,唯独没有遮盖领口,丰满的curve完美展现在欧阳正男的视野,不知道,这是不是林芷兰刻意留给他的深夜福利。


这就是美人,她们的生活很有节制很有考究,无论是从qualitative还是quantitative都绝对principle。面膜每天三张不能改变,护理液品牌档次不能随便更迭。

由于racial上的原因,北方女子的皮肤本来偏黝黑,而林芷兰唯独白皙,似乎每天都renovate一次,smooth,那种似欧洲宫殿中的玉石statue一般stunning的晶莹剔透。

 

深夜,车厢内几近漆黑。“要保持君子形象”,他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 

然而嘴上要控制自己,身体却很straightforward。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向芷兰approach,芷兰半寐半醒,没有任何reproach,她的默许似乎是一种鼓励。一瞬间,道德,理智,都subordinate给了那种想要拥有的abound在他心中的欲望,他似a wild horse disengaged from a rein,失去了对自己所有理性和修养的administration,他一把抱住了林芷兰。


“啊~”一声惊叫划破车厢的宁静,林芷兰睁开双眼一看是满头大汗的欧阳正男。她莞尔一笑,突然像姐姐看着自己十分cute的弟弟一样,语重心长地说,孩子,你还是个adolescent啊,不要胡思乱想了啦!顺势,拿开了欧阳正男强壮的手臂,说了一声,睡觉啦,晚安。


这是一次拒绝,这次拒绝虽然是意料之中,但依然让欧阳正男难堪。

是啊,对于林芷兰,欧阳正男似乎就是个毛头穷小子,无论是她的性感还是气质,你只有aesthetic上欣赏的份,只有petition的权利,人家说你可爱估计也是对pet的那种简单的情感,你只有像pilgrim一样朝拜的资格,怎么能那么容易成为你的possession


material上一无所有的欧阳正男,moral上也并不高尚的欧阳正男,正是在那一刻,在心中萌发出了这样的世界观,只有有成就的男人,才能occupy这样的世间尤物,也才有实力成为这些人间美女的reliable的靠山,那种发自内心的对你的reliance也才顺理成章。

正如,像你还没有资格品味的美食,你再多嗅一下,也似乎成为对生命伦理的不敬,欧阳正男,很郑重而仪式感地盖住了林芷兰清晰坦露的胸壑,他知道,他不配,不配就是偷,偷,只有低级的快感,没有成就感。

 

欧阳正男闭上双眼,双手交叉放在腹前,再也没有任何邪念。

 

深夜深邃,绿皮列车像个洞彻的老人目睹着这一切,又默不作声,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往赴南国。

 

只听着一串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,夹杂着一个熟悉而猥琐的声音,大哥,就是这小子,妈的踹我老二!

白天那个粗鲁醉汉,引领者几个高大男人从车厢尾部,拥了过来。

 

 

(情结跳跃之处,全是为了按序串起1575词汇,而做牺牲,男哥真实文笔本不致如此踉跄,大家背好单词为先,文学方面诸请海涵)。

 

如果方便,帮男哥..底框广告,男哥谢过! 


加汉语标注版本:

暮色渐沉,黑暗淡入旷野,列车继续缓缓南下。

去南方城市长沙读大学的欧阳正男,和同样前往长沙工作的职场白领林芷兰,在一个不速之客的骚扰之后感情迅速升级。

请不要以为这是肤浅的reciprocal(互利的,互惠的)的各取所需,或是recur(一再发生)在旅行中的低级艳遇——男性贪图一夜风流,女人爱慕劈腿财富。


事实上欧阳正男总感觉这是一个能rein(驾驭)自己的、有底气的女子。性感,只是她的诸多configuration(配置)之一,大气,热情也是芷兰身上可贵而令人倾慕的temperament(气质)。相比之下,他倒是怕对方会scorn(鄙视)自己,一个来自东北县城又非名牌大学的穿着shabby(破旧)的普通学生。是的他身上只有一件所谓名牌ESPRIT,据说能给人spirit(精神)的服装,这种spirit是否有spur(刺激)到他尚未可知,但,当芷兰进入了他的心灵territory(领土),他在physiological(生理)上的reaction(反应)确是让自己吓了一跳。她时而wild(狂野)的野性之美,让他一度精神wander(精神恍惚),她时而的mild(温和的)的柔情似水,又让他异常impulsive(冲动).


两个人的交流开始更加频繁,天南地北相谈甚欢,碰到一些controversial(引起争议)的话题,比如女人到底要不要做家务,比如男人是不是一定要比女人高,欧阳正男都contrive(设法做到)表现出绅士风度,最终让林芷兰在辩论中获胜,并深情凝望对方。是的,剧情正在发生convert(转变),芷兰从高冷,孤傲,变成渐有倾心。正男博学,多才,从非洲continent(大陆)裂变,到欧洲temple(寺庙)建筑风格,他滔滔不绝,也让芷兰也不断陷入contemplate(沉思),他所关注并非conspicuous(有目共睹)的世俗热点,而是一些有着人类conscience(良知)的文化反思。欧阳正男心知肚明,在女性面前展示才学,是迅速capture(俘获)芳心的致胜宝典,林芷兰怎能不懂,知识是一个年轻男子唯一的property(财产)。


虽然林芷兰穿着性感不羁,在生活规律上又非常prudent(谨慎),九点刚过,她一定要punctual(准点)休息了,她拿出酒精和洗涤液,purify(净化)着自己的隐形眼镜,她似乎有着过人的retention(记忆力),将杂物dispose(布置)整齐,准备入睡。最后,她将一个薄薄的cape(披肩)披在身前,唯独没有遮盖领口,丰满的curve(曲线)完美展现在欧阳正男的视野,不知道,这是不是林芷兰刻意留给他的深夜福利。


这就是美人,她们的生活很有节制很有考究,无论是qualitative(质量上)还是quantitative(数量上)都绝对principle(原则)。面膜每天三张不能改变,护理液品牌档次不能随便更迭。

由于racial(种族)上的原因,北方女子的皮肤本来偏黝黑,而林芷兰唯独白皙,似乎每天都renovate(更新)一次,smooth(平滑),那种似欧洲宫殿中的玉石statue(雕像)一般stunning(令人惊讶)的晶莹剔透。

 

深夜,车厢内几近漆黑。“要保持君子形象”,他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 

然而嘴上说要控制自己,身体却很straightforward(坦诚)。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向芷兰approach(接近),芷兰半寐半醒,也没有任何reproach(责备),她的默许似乎是一种鼓励。一瞬间,道德,理智,都subordinate(隶属于)给了那种想要拥有的abound(充裕)在他心中的欲望,他似a wild horse disengaged from a rein(脱缰野马),失去了对自己所有理性和修养的administration(管理),他一把抱住了林芷兰。


“啊~”一声惊叫划破车厢的宁静,林芷兰睁开双眼一看是满头大汗的欧阳正男。她莞尔一笑,突然像姐姐看着自己十分cute(可爱)的弟弟一样,语重心长地说,孩子,你还是个adolescent(青春期)啊,不要胡思乱想了啦!顺势,拿开了欧阳正男强壮的手臂,说了一声,睡觉啦,晚安。


这是一次拒绝,这次拒绝虽然是意料之中,但依然让欧阳正男难堪。


是啊,对于林芷兰,欧阳正男似乎就是个毛头穷小子,无论是她的性感还是气质,你只有aesthetic(美学)上欣赏的份,只有petition(请愿)的权利,人家说你可爱估计也是对pet(宠物)的那种简单的情感,你只有像pilgrim(朝圣者)一样朝拜的资格,怎么能那么轻易成为你的possession(拥有物)。


material(物质)上一无所有的欧阳正男,moral(精神)上也并不高尚的欧阳正男,正是在那一刻,在心中萌发出了这样的世界观,只有有成就的男人,才能occupy(占有)这样的世间尤物,也才有实力成为这些人间美女的reliable(可靠的)的靠山,那种发自内心的对你的reliance(依赖)也才顺理成章。


正如,像你还没有资格品味的美食,你再多嗅一下,也似乎成为对生命伦理的不敬,欧阳正男,很郑重而仪式感地盖住了林芷兰清晰坦露的胸壑,他知道,他不配,不配就是偷,偷,只有低级的快感,没有成就感。

 

欧阳正男闭上双眼,双手交叉放在腹前,再也没有任何邪念。

 

深夜深邃,绿皮列车像个洞彻的老人目睹着这一切,又默不作声,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往赴南国。

 

只听着一串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,夹杂着一个熟悉而猥琐的声音,大哥,就是这小子,妈的踹我老二!

白天那个粗鲁醉汉,引领者几个高大男人从车厢尾部,拥了过来。

 

(情结跳跃之处,全是为了按序串起1575词汇,而做牺牲,男哥真实文笔本不致如此踉跄,大家背好单词为先,文学方面诸请海涵)。


如果方便,帮男哥..底框广告,男哥谢过!


寒假来临,男哥脑洞大开,微信将有更多精彩奉献!